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中记者部

用学生的眼睛观察校园;用学生的视角报道校园;用学生的关注解读校园!

 
 
 

日志

 
 

山梨花·山里花--阳山之行  

2008-03-19 13: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海中学  高二(7)班 周宁宇

那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浸着水日久失修的土墙壁,破败不堪摇晃不定稳的木书桌,补丁连缀的书包,昏暗狭窄的教师,低矮无光的厨房,泞泥崎岖的山路……以及,关于那里的一张张朴实的面孔。

生活在大城市里的我们大多都遮蔽了关注疾苦贫困的目光。即便是骇人听闻谈之色变的雪灾也仅能让我们在报纸或新闻前唏嘘几分钟。如果不是亲自来自来到阳山,也许我只会在沉没和感慨中完成我对“灾难”一词的想象。

因为灾难离我们似乎太远,远到对于这个单词的记忆早已模糊难辨。

而如今,我是真真切切地站在这块曾经蒙受沉重打击的土地上。脚下的每一寸泥土仿佛仍未从雪的记忆中复苏,大雪烙印在这山头的痕迹也尚未隐灭——被厚重的雪团压断的树干折成了棱角尖锐的尖柱,让人似乎能听见它被硬生生折断时发出的爆裂声,片片焦土,是雪灾过后引来的火灾的遗落,那是阳山山林里的一个个伤痂;被破坏的农田,杂草丛生,稻杆零散。路过的时候,田间好象传来农民们深沉的叹息……唯一预兆着春天的就是随处可见的缀满枝头的小白花,在风雨过去后余生之时,只有它,依旧肆意无惧地锦簇怒放。

这些花儿伴随着我从琶径回归学校一直盛开到走访家庭——李素珍的家里。

素珍是琶径回归学校五年级的学生。说是五年级,其实除了她瘦小的身躯,无论哪方面她也不符合在平常人眼中五年级女学生的摸样。艰苦的生活过早地在素珍脸上抹上了与之不相称的成熟,同时也夺取了她在这个年龄应有的美妙童年。她的皮肤因劳作而变得粗糙,延伸也缺失一种叫幼稚的元素。在她家里,没有人告诉她该怎样珍惜自己的童年,有的,只是干不完的家务活。素珍妈妈当被问及素珍一般做作业会做到几点时,她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没啥作业,回来就干家务。”

的确,这个家也确实贫苦。家里除了素珍外还有素珍哥哥李世光。两个孩子,只靠一点农活以及养一些家禽就指望让孩子锦衣玉石,那时完全不可能的。素珍家的总面积仅有我们教室的一般,除了一个小饭桌有点采光外,由饭桌后面直入走廊尽头的厨房只是一条狭小昏黑简陋的小过道。厨房与厕所相连,几乎没什么相隔,过道两旁也摆满了农具,更显过道的拥促。而厨房其中的一个灶上煮着的,正是今年受雪灾破坏而被打坏的番薯。

这就是素珍以及素珍所面对的童年。尽管如此困难,但素珍亦泰然处之。她读书很棒,发黄的土墙壁上贴着几张橙亮的奖状就是最好的说明。苦境让一个人成长,相信素珍也一样。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幼稚,刚开始来时所带的怜阌在此时此刻竟让我觉得羞愧。我来,仅仅是帮助他们和了解他们,同情只是对他们的一种亵渎。他们在灾难面前安之若泰,不去在乎也不需在乎,反而是我们这些自认为很该可怜他们的人最应得到他们的原谅。

临走之前我对素珍说:“你要多吃点,你太瘦了。”

素珍回头,睁着亮晶晶的黑眸,对我微微地笑了。

原来她们并没有失去他们的天真,知识将它们隐藏起来而已。素珍的笑透着可爱的孩子气,很像我看见的山头上的白色小花——后来问了当地的老师,才知道那叫山梨花。我看着她的脸,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她坐在教室里大声朗诵课文的情景,那种坚韧,那种坚强,那种坚毅,预兆着,即将到来的人生的春天。

相信,来年,阳山山头上,定能开满白净胜奇的山梨花。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